1.他们脸上的皱纹里积满了阳关和泥土,他们向我微笑时,我看到空洞的嘴里牙齿所剩无几。他们时常流出混浊的眼泪,这倒不是他们时常悲伤,他们在高兴时甚至在什么事都没有的平静时刻,也会流泪而出,然后举起和乡间泥路一样粗糙的手指,擦去眼泪,如同掸去身上的稻草。

2.可是我再也没遇到一个像福贵这样令我难忘的人了,对自己的经历如此的清楚,又能如此精彩的讲述自己。他是那种能够看到自己过去模样的人,他可以精准的看到自己年轻时走路的姿态,甚至可以看到自己是如何衰老的。

3.福贵就完全不一样了,他喜欢回想过去,喜欢讲述自己,似乎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一次一次地重度此生了。他的讲述像鸟抓住树枝那样紧紧抓住我。

4.俗话说的是笨鸟先飞,我还得笨鸟多飞。

5.我娘坐在田埂上,看到我用锄头就常喊:“留神别砍了脚。” 我用镰刀时,她更不放心,时时说:“福贵,别把手割破了。”

余华《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