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的失踪

大象从镇上的象舍中失踪,我是从报纸上知道的。这天,我一如往常地被调至6点30分的闹钟叫醒。然后去厨房烧咖啡,烤面包片,打开超短波广播,啃着面包片在餐桌上摊开晨报。我这人看报总是从第一版依序看下去,因此过了好半天才接触到关于大象失踪的报道。第一版报道的是日美贸易摩擦问题和战略防御构思,接下去是国内政治版,国际政治版,经济版,读者来信版,读者专栏,不动产广告版,体育版,再往下才是地方版。大象失踪的报道

- 阅读全文 -

如果你爱我

如果我爱你,而你正巧地也爱我,那你生病的时候,我会去照顾你,陪着你到好。你骑车的时候,我会要你小心一点,还要你到的时候打个电话跟我说。你忘了吃晚餐的时候,我会装做很生气,然后说“你这样会让我担心耶呢!”你头发乱了的时候,我会笑着替你拨一拨,然后,手还留恋的在你发上多待几秒。你想哭,我会陪你掉泪,尽管前一刻我的心情其实是雀跃的。你要笑,我会陪你笑出声,不管我上一秒其实是沮丧的。我在空闲的时候,会念念

- 阅读全文 -

曼谷惊奇

“喂喂,是5721-1251吗?”女人的声音说。“是的,是5721-1251。”“对不起,突然打电话来,其实,我刚才打的是5721-1252。”“哦?”我说。“我从早上已经大概打了有三十次左右了。但没人接。嗯,大概出去旅行了也说不定噢。”“那么怎么样?”我试着问。“那么我想,可说给邻居吧,所以何不试着打打看5721-1251呢?”“噢。”女人轻轻地干咳一声。“我昨天晚上刚从曼谷回来。在曼谷遇到非非

- 阅读全文 -

生日女郎

一二十岁生日那天,她像平常一样在餐厅做服务生。她每个礼拜五都要上班,但如果按照原计划,在那个特别的礼拜五,她会休息一晚上。另一个兼职的女孩答应和她换班,原因显而易见:被愤怒的厨师呵斥着把南瓜丸子和意式炸海鲜一盘盘运送到顾客桌上——这实在不是过二十岁生日的好方法。但另外那个女孩突然感冒加重卧床不起:腹泻不止,体温高达四十度。因此最终她还是赶去上班了。当那个生病的女孩打电话来道歉时,她发觉自己正在试着

- 阅读全文 -

比莉.荷莉黛的故事

不时有年轻人问:“爵士是怎样一种音乐?”碰到这般突如其来、仿佛用黏土砸向水泥墙的问法,被问者也无言以对,只能无奈地苦苦思索。打个比方,这就像提问“纯文学是怎样一种文学”,并没有“这便是它”般一语道破玄机的具体定义。但即使没有定义,在某种程度上熟听过爵士乐的人,只消耳边滑过一句旋律,当即就能判断:“啊,这就是爵士!”“不对,这不是爵士!”这归根结底是经验性、实际性的判断,而非将“何谓爵士”的判断基准

- 阅读全文 -

出租车上的吸血鬼

坏事往往是赶一块儿来的。这当然属于泛论。但如果真有几桩坏事赶在一起,就不是什么泛论了。同约好见面的女孩失之交臂,上衣扣脱落不见,电车中见到不愿见的熟人,虫牙开始作痛,雨不期而至,搭出租车因交通事故受阻——这种时候若有哪个混蛋说什么坏事要来就一块儿来,我肯定把他打翻在地。你也一定这样吧?说到底,泛论就是这么个东西。所以同别人和睦相处相当不易。我不时心想:要是能作为门口蹭鞋垫什么的躺着度过一生该有何等

- 阅读全文 -

生日女郎

一二十岁生日那天,她像平常一样在餐厅做服务生。她每个礼拜五都要上班,但如果按照原计划,在那个特别的礼拜五,她会休息一晚上。另一个兼职的女孩答应和她换班,原因显而易见:被愤怒的厨师呵斥着把南瓜丸子和意式炸海鲜一盘盘运送到顾客桌上——这实在不是过二十岁生日的好方法。但另外那个女孩突然感冒加重卧床不起:腹泻不止,体温高达四十度。因此最终她还是赶去上班了。当那个生病的女孩打电话来道歉时,她发觉自己正在试着

- 阅读全文 -

午夜的汽笛

女孩问男孩:“你喜欢我喜欢到什么程度?”少年想了想,用沉静的声音说:“半夜汽笛那个程度。”少女默默地等待下文---里面肯定有什么故事。“一次,半夜突然醒来。”他开始讲述,“确切时间不清楚,大约两三点吧,也就那个时间。什么时候并不重要,总之是夜深时分,我完完全全孤单一人,身边谁也没有。好吗,请你想象一下:四下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就连时钟声都听不见,也可能钟停了。我忽然觉得自己正被隔

- 阅读全文 -